也不知道每年的租金是多少
2020-11-06 14:01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           

早上7点半,寒风中许多上班族朝着天通苑北站地铁方向走去。小魏就是其中一员,他在街边买了鸡蛋灌饼和豆浆,随意地边走边吃。

记者粗略地算了一笔账,以每间出租屋月租金为650元计算,该建造者共拥有260间房屋出租屋,月租金收入为16.9万元,年租金收入超过200万元。

“我们和当地都是有协议的,要是没有保障,我们才不会在这里建房呢。”公寓管理者口中的保证,是一份建造者与当地所签订的租赁协议,但管理者并不愿将协议出示,“租房子没啥怕的,你租的是我的房子,跟村里没关系,只要咱俩写一个收据就行了,你就放心住进来吧。”

小魏说,他的家在距离地铁天通苑北站约500米的公寓中。

夜幕下,小魏回到公寓中,周围的环境也渐渐变得喧闹起来。白天寂静狭长的楼道,也变得人来人往。

太平庄北街北侧的房屋建造了一半便停工,杂草丛生。“这些属于违建,不让建了,就停在那里了。北侧的公寓房距离道路远,又有仓库作为掩体,这几年一直在修建。”

四层公寓的工作人员说,平房修建的时间大约从两三年前开始,去年开始修建四层公寓楼,“我们在这里几年了,我们的公寓不会像二房东一样坑租户,我们主要靠的是诚信。”

四层公寓的西侧,是多间约三层楼高的仓库,彩钢板的顶棚,从高处看过去并无其他玄机。

天通西苑三区北门向北约200米,穿过一片杂草地,便开始变得热闹起来,小市场、小饭店、煎饼摊渐渐多了起来。

难以拔掉的违建之刺

仓库公寓房临近一家搅拌厂,公寓管理者表示,仓库原本是用来装沙子等搅拌材料使用的。“搅拌厂又盖了新的厂房,这些就不用了。”公寓房也在仓库中逐渐建造起来。

走近之后发现,二层的公寓房就建在其中,公寓楼长度超过100米,楼体完全被仓库的彩钢板顶棚遮住。“我的房子在一层,房租是520块钱,到了夏天,屋子里没有阳光,挺潮湿的。”租户经常将被子拿到楼外晾晒。

记者调查发现,公寓房的拥有者多来自福建、河南以及东北。“我们在这也是做生意,我给你提供住房和一些服务,你们把应付的钱给我。”四层公寓的管理者说,建造公寓房等投入的资金也有几百万元,“我们与当地村是签了协议的,要不也不会允许我们在这里建房,你在这住个十年八年都没有问题。”

这个区域中,建有10家名称不同的出租公寓房。“我这能停车几十辆,楼里院子里都有监控,在这个位置,租房的都知道我的公寓。”四层公寓工作人员指了指门口的快递包裹说,“盖了三年了,送快递的不认识别的公寓,都把快递送到我这,因为我这大嘛,有名气。在这个区域里租房的人怎么也得有个千八百的。”

两栋新建的四层公寓是那里的最高建筑,楼前停满了车辆,一位工作人员坐在监控室监视着院落中的人和车。

“原本这里就是一片空地,不是村民在自家宅基地上,拆了老房建起楼房。这些公寓盖着盖着就把仓库也利用起来了,仓库成了那些违建最好的掩体。”刘先生说,最初只有一两家公寓在空地上建房,而后的两三年中,不断有新公寓加入其中。

刘先生多次向城管部门举报违建,但违建仍旧在日渐增多,并未被清理。“我反映过,但是都没有什么效果,都是说记录下来,后来再没有下文了。”

“不会被拆的,我都不怕,你怕啥?”在一名公寓管理者看来,自建公寓房并不会因为属于违建而被拆除。“只要你保证住10年,我可以给你10年不涨房租,现在一个月600块钱,10年之后还是这个价钱。”这名公寓管理者称,建造房屋和租金一共投入近500万元,“怎么会说拆就拆”。

租房信息也随处可见,写着“公寓出租”的广告牌被钉在路口或是公寓旁,上面写着联系电话。“这就像一个小社区一样,吃的用的住的,都挺方便的。”一名公寓的租户每天早上都要穿过小路,去几百米外的地铁站。

一名租户表示,自己已在公寓房租住有两年时间,“两年中没有人过来说这是违建不能住,没有人来赶我们走。”

3年时间建成10家群租公寓

“现在的调查情况只能停滞在这里,那里已经建起了很多公寓,有的还建在了仓库里。”该工作人员无奈地表示,对于半截塔村私建的群租公寓并无应对办法。“人家对我们的停工要求充耳不闻,现在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,只能由更加强力的部门介入进行整治。”

时常有路人走到记者身边问:“找房子吗?想住多少钱的?去我那看看吧。”四层公寓楼向西、向北均为出租的公寓房。记者调查发现,规模较大的公寓房有几百间,规模较小的也有几十间。房间面积约为15平方米左右,简单的灶台与卫生间被一扇小门隔开。床、衣柜、写字台是房东为房间提供的标准配置。价位也有所不同,大房间价格每月租金为八九百元,小房间每月租金为四五百元。

对于是否与公寓建造者签订了租赁合约,半截塔村一位工作人员表示,对此并不知情,无法回应。

对于自建公寓房是否属于违建,昌平区东小口镇规划科一位工作人员当即表示,“这些公寓当然是违建了。”

500万元投入与15年长约

二层的公寓中,狭长的楼道一直通向公寓楼的另一端。楼旁自建的小锅炉呼呼冒着烟,楼道中弥漫着煤烟的味道,“暖气24小时都烧着,可热乎了,取暖费每月200元,4个月一共800元。”一名公寓管理者说,一次交全取暖费可以优惠100元。

昌平区城管大队天通苑分队一位工作人员表示,将相关情况记录在册后,将通知执法队员到现场了解情况,认定公寓房是否属于违建范围。

该工作人员表示,这些公寓的建造者都与半截塔村签订了相关协议,村里将土地租给建造者,再由建造者修建群租公寓进行对外出租,“他们之间的协议我们没有见过,也不知道每年的租金是多少。之前那里是一片空地,私自盖了公寓房出租,就是属于违建,与该土地的性质没有什么关系。”

出租公寓一家挨着一家,据记者统计,共有10家公寓在这块不大的区域中。两栋新建的四层灰色公寓楼显得格外醒目,在灰楼西侧的几间仓库中,二层的公寓楼依据仓库的形状而建,而仓库也成了违建群租房的掩体。这块区域此前并非村民宅基地,而是一块空地,三年时间中这里渐渐成为群租者的聚集地。

这些群租公寓何时兴建?又如何在原本的空地上和仓库中修建起来?

“这些违建出现得有两三年的时间了,在一开始建造的时候,我们就去那里干预过,但是效果微乎其微。”该工作人员表示,对于半截塔村出现的违建公寓情况,他们已经了解了相关的情况,但是处理效果却未曾显现。“那里属于半截塔村的管辖,我们找过村里,但是村里对于我们的干预并不在意,我们又没有执法权,无法对违建进行拆除,只能将违建的情况逐级上报。”

院落里,除了四层的公寓,还有几排平房公寓,“我这公寓的数量有两三百间,都是单人间。”公寓工作人员开始推销公寓中的房间,“小一点的也有厨房、厕所,七八百元一个月,大一点的要九百、一千块钱了。现在楼房的都住满了,就剩下两间平房了。”在四层楼房中,每层有18个房间,两栋楼房可以用于出租的房间约为140间。

这名管理者表示,租赁协议有效时间为15年。“租金的价格肯定不能告诉你,这个和租房子也没有关系。”

“两年多前,这块空地上就开始有人盖房子,最开始是小平房,后来就开始盖楼。每天晚上,回来的人都特别多,灯火通明的。”居住在天通西苑三区的刘先生眼看着空地上渐渐盖起了公寓房,“就在今年开始抓违建的时候,快要封顶的四层楼停工了。不过过了一段时间,又开始盖了起来。”

公寓房西侧是东小口镇半截塔村,村子因村南有座破损的青砖寺塔而得名。昌平区城管大队天通苑分队一位工作人员表示,公寓所处位置属于半截塔村所辖区域。

废旧仓库成为违建掩体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abiwi.cn365足球外围网站-足彩外围网站哪个好-365足球外围网站-真人金沙外围版权所有